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工作甘苦談 » 職務中類表 » 農林漁牧 » 農藝/畜產研究人員 » 親近土地的一雙手:「草盛園」的神祕力量
主題:

親近土地的一雙手:「草盛園」的神祕力量

「草盛園」的神祕力量 黃盛璘的園藝治療故事

文/楊雅亭.攝影/黃念謹



雲層很厚,雨未落下,當我們還在屋裡很努力地把兩腳塞進雨鞋裡,園藝治療師黃盛璘早已整裝完畢,她穿好了雨鞋,一手拿著竹籃,一手拿起廚餘桶,活脫地像位農婦,她大口深呼吸開心地說:「這幾天終於可以好好地住在山上了!」「這裡是不是跟想像的不同呢?」黃盛璘笑著問我們。「嗯~」我們用力地點點頭!想起某個出版界友人形容三峽山上的「草盛園」就像藏在山裡的「神祕聚落」,乍聽之下還真令人興奮!



於是到訪前種種神祕情節的想像早在腦袋裡跑了一圈,也許會看見一大片的花海,也許還藏著栽種各種奇珍異草的大溫室,也許精靈們還會冷不防地現身咧,當初我們是這麼想像著……。但放眼看去卻是一大片怒放的草叢,我們的視覺想像開始被顛覆了;而環顧這個用鐵皮搭成的臨時屋(因為草盛園的石子屋正在興建中),我們卻感受到比想像更美好的真實觸動,幾株綠苗圃胡亂站立屋外,屋內僅有幾個簡單擺設,長凳子、電視機、泡老人茶的木桌椅,以及一排排陳年酒甕……,古早的氣味、時間的殘影,說明了生活其實可以很簡單,我們也彷彿重回記憶的外婆家。



《定位》治療師有兩類,一種是專長分析個案的生命困境的治療師。另一種是幫助個案尋找適合的素材,把治療工作交給素材的治療師。氣味是記憶的迴旋通道。想起幾天前跟黃盛璘約在咖啡館聽她閒話從老編輯跨界到園藝治療師的心境轉折故事。「感官牽引很多遺忘的記憶,就像打開一個又一個神祕的抽屜……。」黃盛璘形容這兩年的工作經驗好像無意間打開一個大鐵蓋,仔細瞧瞧發現好多沉睡的種籽,金色陽光灑落了,她像一位園丁靜靜地看顧不同族群的種籽。



在陪伴失智症老人時她聽見好多氣味的故事,有一個老先生在進行園藝治療的活動中說:「我想起來了!小時候爸爸就是泡這種茶給我喝!」眼角爬滿皺紋的老人家,像個孩子開心地喝起薄荷茶,回憶於眼波閃耀。還有一位當過助產士的老婆婆在喝完藥草後,恍然大悟說,原來她就是用這個藥草照顧過好幾個發燒的小嬰兒。「是魚腥草!」婆婆暢快地說出藥草名。



聽黃盛璘說故事很舒服,你會感覺到一種截然不同於「科班」心理治療師的敘事方式,沒有太多理論的分析,或是武斷的自我詮釋,只是清清淡淡說完一個又一個故事,但微妙的感受卻伏流心底。然而這種治療取向卻曾經讓她不安,剛取得園藝治療師執照的她對於接手治療工作總覺得不夠踏實,她笑著形容說,這是她的金牛座特質在作祟,她最怕沒有明確的方向,就像牛踩不到土地的慌恐。

後來一位精神科醫師朋友跟她說,治療師有兩類,一種是專長分析個案的生命困境的治療師。另一種是幫助個案尋找適合的素材,把治療工作交給素材的治療師。黃盛璘才豁然明白自己的目標是後者,「園藝治療師只是植物與個案的橋樑,透過有趣的教案把植物的力量送進個案的生活。」



於是黃盛璘不斷鑽研台灣特有的植物特性,並涉獵中醫,將醫食同源的養生觀念,及本土的青草藥處方放進園藝治療中,另外也將國外學得「樸門農藝」的環保概念,實驗在本是荒地的草盛園,讓樸門農藝與園藝治療相結合。「如果我繼續從事依然熱愛的編輯工作,到最後肯定會變成一個頭腦很大、很大的人。」黃盛璘舉起雙手誇張地在腦袋瓜比畫半天,慶幸自己有勇氣中年逐夢,心靈得到另一層次的解放。



「現在我會專心發展從前被壓抑的『感性』區塊。我發現原來我有這樣的潛能,人到了中年還有許多發展空間!」黃盛璘分析自己性格的大轉彎,從昔日編輯專長的「理性」思維,到現在治療師的用「心」思維。從小自我意識很強的她深信意志力能克服一切,老愛逆風而行,而熱愛的編輯工作也證實這般信念的可行性,愈是困難的事她就愈想去挑戰,結果弄得自己好疲憊。



但成為治療師之後卻發現事實並非如此,「因為你的意志力對對方一點幫助都沒有,你必須完全站在對方的立場為人著想,把自我削減到最低,再為對方設計專屬的教案及挑選最適合的植物。」寧聽內心的風聲,順著對方的風向,一起順風而行。而黃盛璘很喜歡自己的轉變,因為她看見了除了「自己」之外更寬闊的世界。



(文章來源:張老師月刊7月份367期)

親近土地的一雙手:「草盛園」的神祕力量
職務類別:農藝/畜產研究人員   職稱:農藝/園藝研究人員   相關職缺:環境衛生/污染防治相關  農藝/畜產研究人員

「草盛園」的神祕力量 黃盛璘的園藝治療故事

文/楊雅亭.攝影/黃念謹



雲層很厚,雨未落下,當我們還在屋裡很努力地把兩腳塞進雨鞋裡,園藝治療師黃盛璘早已整裝完畢,她穿好了雨鞋,一手拿著竹籃,一手拿起廚餘桶,活脫地像位農婦,她大口深呼吸開心地說:「這幾天終於可以好好地住在山上了!」「這裡是不是跟想像的不同呢?」黃盛璘笑著問我們。「嗯~」我們用力地點點頭!想起某個出版界友人形容三峽山上的「草盛園」就像藏在山裡的「神祕聚落」,乍聽之下還真令人興奮!



於是到訪前種種神祕情節的想像早在腦袋裡跑了一圈,也許會看見一大片的花海,也許還藏著栽種各種奇珍異草的大溫室,也許精靈們還會冷不防地現身咧,當初我們是這麼想像著……。但放眼看去卻是一大片怒放的草叢,我們的視覺想像開始被顛覆了;而環顧這個用鐵皮搭成的臨時屋(因為草盛園的石子屋正在興建中),我們卻感受到比想像更美好的真實觸動,幾株綠苗圃胡亂站立屋外,屋內僅有幾個簡單擺設,長凳子、電視機、泡老人茶的木桌椅,以及一排排陳年酒甕……,古早的氣味、時間的殘影,說明了生活其實可以很簡單,我們也彷彿重回記憶的外婆家。



《定位》治療師有兩類,一種是專長分析個案的生命困境的治療師。另一種是幫助個案尋找適合的素材,把治療工作交給素材的治療師。氣味是記憶的迴旋通道。想起幾天前跟黃盛璘約在咖啡館聽她閒話從老編輯跨界到園藝治療師的心境轉折故事。「感官牽引很多遺忘的記憶,就像打開一個又一個神祕的抽屜……。」黃盛璘形容這兩年的工作經驗好像無意間打開一個大鐵蓋,仔細瞧瞧發現好多沉睡的種籽,金色陽光灑落了,她像一位園丁靜靜地看顧不同族群的種籽。



在陪伴失智症老人時她聽見好多氣味的故事,有一個老先生在進行園藝治療的活動中說:「我想起來了!小時候爸爸就是泡這種茶給我喝!」眼角爬滿皺紋的老人家,像個孩子開心地喝起薄荷茶,回憶於眼波閃耀。還有一位當過助產士的老婆婆在喝完藥草後,恍然大悟說,原來她就是用這個藥草照顧過好幾個發燒的小嬰兒。「是魚腥草!」婆婆暢快地說出藥草名。



聽黃盛璘說故事很舒服,你會感覺到一種截然不同於「科班」心理治療師的敘事方式,沒有太多理論的分析,或是武斷的自我詮釋,只是清清淡淡說完一個又一個故事,但微妙的感受卻伏流心底。然而這種治療取向卻曾經讓她不安,剛取得園藝治療師執照的她對於接手治療工作總覺得不夠踏實,她笑著形容說,這是她的金牛座特質在作祟,她最怕沒有明確的方向,就像牛踩不到土地的慌恐。

後來一位精神科醫師朋友跟她說,治療師有兩類,一種是專長分析個案的生命困境的治療師。另一種是幫助個案尋找適合的素材,把治療工作交給素材的治療師。黃盛璘才豁然明白自己的目標是後者,「園藝治療師只是植物與個案的橋樑,透過有趣的教案把植物的力量送進個案的生活。」



於是黃盛璘不斷鑽研台灣特有的植物特性,並涉獵中醫,將醫食同源的養生觀念,及本土的青草藥處方放進園藝治療中,另外也將國外學得「樸門農藝」的環保概念,實驗在本是荒地的草盛園,讓樸門農藝與園藝治療相結合。「如果我繼續從事依然熱愛的編輯工作,到最後肯定會變成一個頭腦很大、很大的人。」黃盛璘舉起雙手誇張地在腦袋瓜比畫半天,慶幸自己有勇氣中年逐夢,心靈得到另一層次的解放。



「現在我會專心發展從前被壓抑的『感性』區塊。我發現原來我有這樣的潛能,人到了中年還有許多發展空間!」黃盛璘分析自己性格的大轉彎,從昔日編輯專長的「理性」思維,到現在治療師的用「心」思維。從小自我意識很強的她深信意志力能克服一切,老愛逆風而行,而熱愛的編輯工作也證實這般信念的可行性,愈是困難的事她就愈想去挑戰,結果弄得自己好疲憊。



但成為治療師之後卻發現事實並非如此,「因為你的意志力對對方一點幫助都沒有,你必須完全站在對方的立場為人著想,把自我削減到最低,再為對方設計專屬的教案及挑選最適合的植物。」寧聽內心的風聲,順著對方的風向,一起順風而行。而黃盛璘很喜歡自己的轉變,因為她看見了除了「自己」之外更寬闊的世界。



(文章來源:張老師月刊7月份367期)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