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工作
評價: 0 回應: 0 閱覽: 2705
置頂

勞動論壇——認識罷工糾察線與爭議行為刑事免責|李柏毅專欄

以普來利罷工事件不起訴為例

壹、前言

自2016年6月華航空服員罷工事件後,台灣尚發生好幾次罷工事件[1],這些罷工過程中,工會有時會設置所謂「罷工糾察線」,例如以封鎖線、人牆、靜坐等方式阻擋在公司門口,希望可以發揮罷工團結力量,保護罷工成果。雖罷工事件已經不像過去這麼少見,但許多勞工朋友對於罷工糾察線還不太認識,而2017年11月25日普來利罷工事件,警方逮捕了罷工糾察線現場的五位工會幹部,並移送法辦,此經檢察官偵查後,於2018年9月作出臺灣新竹地方檢察署106年度偵字第11902號不起訴處分書,給予五位工會幹部不起訴。本文希望藉由本次普來利罷工事件的不起訴處分,介紹罷工糾察線與爭議行為刑事免責。

[1] 例如本次介紹的2017年11月25日普來利罷工事件,以及2018年1月19日美麗華工會罷工、2018年4月10日佳福工會罷工(幸福高爾夫球場)、2018年10月12日富士全錄工會罷工。

 

貳、事實概要

一、爭議背景

本案爭議背景中的資方為普來利實業有限公司(簡稱普來利公司),在桃竹苗地區經營「Homebox」居家商品專賣店,原有桃園、竹北、新竹、頭份、竹南共五家店,勞方則為普來利公司企業工會(簡稱普來利工會)。因2017年10月間傳出資方以經營不善為由,要在12月中關閉桃園店的訊息,工會於是提出勞資爭議調解,希望與資方協商優於法定的資遣條件,但經協商未果,工會於是於11月23日通過罷工投票取得合法罷工權,並於25日至營業中的新竹店前拉起罷工封鎖線發動罷工。

11月25日普來利工會到新竹店前拉起罷工封鎖線的第一天,影響人員進出與資方的營業,現場有所爭執,警方獲報到場處理後,工會人員與警方也產生衝突,其中有一名警員受傷,警方於是於當天先後將罷工現場的普來利工會理事長彭宏達、桃市產總秘書吳嘉浤、桃市產總顧問姚光祖、竹縣產總理事長詹素貞、桃市產總秘書長葉瑾瑜5人逮捕,以妨礙公務、強制罪、妨害自由等罪名移送新竹地檢署。

罷工後來持續到第六天,勞資雙方於11月30日晚間終於達成共識,罷工也到同日結束。

 

二、告訴事實

本案告訴人共四人,分別為資方新竹店經理、公司負責人、新竹店副課長、顧客。告訴人主張被告彭宏達、吳嘉浤、姚光祖三人於11月25日中午率領多人到新竹店門口舉起「顧客請注意,合法罷工中」立牌,拉起標語與白布條、尼龍繩,在現場組起人牆,並與現場警員衝突,阻擋新竹店賣場員工進出及顧客鄭某進入購物的權利;被告詹素貞、葉瑾瑜於同日下午以相同方式持續抗議,並以身體阻擋新竹店副課長進入店內工作,還與員警等人發生衝撞,導致其中一位員警受左側肩膀挫傷、疑似脫臼(該員警無提起傷害告訴)。告訴人提告主張,以上被告五人之行為,涉犯刑法第304條第1項強制罪、第135條第1項妨害公務罪。

 

參、不起訴理由之重點

一、本案罷工程序合法

本案罷工經勞資爭議調解不成立、工會會員大會罷工投票通過,則被告等人至新竹店罷工並設置罷工糾察線,符合勞資爭議處理法第53條第1項、第54條第1項、第5條第1項第4、5款規定,應屬合法。

 

二、本案罷工糾察線不構成犯罪

(一)強制罪部分

  1. 依勞資爭議處理法第55條第1項規定、行政院勞工委員會2012年8月20日勞資3字第1010126744號令,罷工及爭議行為應依誠實信用及權利不得濫用原則為之,而罷工糾察線係為傳達罷工、勸諭支持罷工之訴求,於雇主之營業處所之緊臨區域設置,為罷工之附隨行為,非單獨之爭議行為,並應遵守相關法律規定。
  2. 本案被告彭宏達、吳嘉浤、姚光祖於當日中午設置的罷工封鎖線,完全佔據出入口,並無留置空間或通道提供給不支持罷工的員工或顧客出入,客觀上已著手妨礙其餘員工或顧客進入該店的權利,已著手刑法第304條強制罪的客觀構成要件。
  3. 然而,主觀構成要件部分,依據員警蒐證錄影光碟內容,顯示身為顧客的告訴人要進入店內時,被告吳嘉浤雖與該顧客有口頭爭論,但該顧客堅持不配合後,吳嘉浤就抬高封鎖線讓該顧客進入店內,則被告應無強制罪的主觀犯罪故意。
  4. 違法性部分,罷工權及爭議行為之行使,本質上阻礙雇主事業正常運作之性質,縱認被告阻攔行為已經妨礙資方營業權利的正常行使,但因手段並未過於偏激,符合手段與目的間之內在關聯性,仍不能構成刑法上強制罪。
  5. 另外同日下午資方新竹店副課長兩次進入時,一次是口頭理論後就獲得通過,第二次只短暫受阻,就有警察扯開封鎖線讓副課長得以進入,無法看出被告葉瑾瑜、詹素貞有何以強暴或脅迫妨礙告訴人行使權利,不構成強制罪。

(二)妨害公務罪部分

  1. 依警方錄影光碟,現場罷工糾察線後方尚有警察人牆,當日中午被告姚光祖、吳嘉浤雖曾一度向前與員警推擠,但推擠過程中,被告三人推擠程度與力道不是蠻力衝撞或出拳毆打,被告吳嘉浤跌倒也沒導致任何警員受傷摔跤,反而三人很快地受警方優勢警力當場逮捕而束手無策,顯示被告三人只是希望藉機穿過警方人牆進入賣場勸諭支持罷工,未達刑法第135條第1項所定「強暴」 或「脅迫」的構成要件。
  2. 同樣由警方錄影光碟,雖可看出當日下午在新竹店門口,被告葉瑾瑜、詹素貞有與警方推擠,但無以作勢攻擊、毆打警方等以強暴、脅迫手段妨害員警執行公務,又其中一員警雖於人群推擠中受傷,但也無證據顯示是被告二人造成,不構成妨害公務罪。

 

三、爭議行為刑事免責

不起訴處分書最後表示,假設被告等人罷工及爭議行為具有正當性,即使觸犯刑法強制罪、妨害公務罪構成要件,也因強制罪保護法益在於被害人意思決定或意思活動自由(屬個人自由權法益)、妨害公務罪保護法益在於公務員執行職務的威信及貫徹性(屬國家法益),均非個人生命、身體法益,依勞資爭議處理法第55條第3項本文,亦屬不罰之行為。

 

肆、解說

一、罷工糾察線的定義

勞資爭議處理法第54條第1項雖規定:「工會非經會員以直接、無記名投票且經全體過半數同意,不得宣告罷工及設置糾察線。」但勞資爭議法第5條並無對罷工糾察線加以定義。

行政院勞工委員會2012年8月20日勞資3字第1010126744號令提出官方之定義表示:「核釋勞資爭議處理法第54條第1項有關設置糾察線之定義及應注意事項,並自即日生效:一、罷工糾察線,指工會為傳達罷工之訴求,於雇主之營業處所之緊臨區域設置罷工糾察線,勸諭支持罷工。故糾察線之設置為罷工之附隨行為,非單獨之爭議行為。」以上勞工行政主管機關之定義,並為本案不起訴處分書所採取。

 

二、爭議行為刑事免責

2011年5月1日施行的勞資爭議處理法第55條第3項規定:「工會及其會員所為之爭議行為,該當刑法及其他特別刑法之構成要件,而具有正當性者,不罰。但以強暴脅迫致他人生命、身體受侵害或有受侵害之虞時,不適用之。」

立法理由表示: 「正當爭議行為係屬權利之行使,惟因其具衝突性之本質,於行使過程中,確實無法完全避免對於雇主或第三人之權益造成影響。司法實務上,於判斷爭議行為有無構成犯罪時,除犯罪構成要件該當性外,宜更深入考量該爭議行為之主體、目的、手段及程序是否具有正當性。有鑑於此,為避免工會及勞工因刑事責任之疑慮而阻礙其行使爭議權空間,並本謀求工會及勞工之爭議權與雇主及第三人之基本權利間法益衡平之調合原則,爰參酌日本勞動組合法第一條第二項之規定,於第三項規定工會及其會員所為之爭議行為,該當於刑法及其他特別刑法之構成要件或違反行政罰而具有正當性者,除有以強暴脅迫方式進行對於他人生命、身體 造成侵害或有侵害之虞之過當行為外,不罰。惟該爭議行為有行使過當之情形, 即不具有正當性。」

依勞資爭議處理法第55條第3項規定及立法理由,可知,如爭議行為具備正當性(以主體、目的、手段、程序四個正當性加以判斷[2]),則可享有阻卻違法之刑事免責效果。

 

留言

會員登入 (先登入會員才能回覆留言喔!)
意見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