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宇生技 農業生技再添勇將

關鍵微生物技術獨特產品 生化複合肥灑入綠色農業

 

撰文 / 莊正賢

出處 / 萬寶週刊   1231期

3年前,一次意外的馬來西亞行開啟了我海外拜訪KY公司的第一步,當時第一個拜訪的就是彭士豪董事長的全宇生技,還記得彭董當時與我們分享那時他可是全馬來西亞最年輕的拿督(受皇室賜封的最高榮譽頭銜),捨棄了家族企業的他毅然決然的跳出來投入農業生技並獲得非常大的成功。

 

好評連連 名人堂升級!!

還記得當時適逢擁有全世界最大的棕櫚園的IOI集團正進行IPO,短短3天的時間裡拿督便帶著我們看遍棕櫚事業的上中下游,也領我們看過全宇和大學進行的建教合作實驗室,儘管累得大家人仰馬翻,但心中都是滿滿的收穫。只可惜在當時全宇仍未完全準備好,因此延宕了掛牌,而在3年後,全宇確定來台上市,我便又趁此機會專訪了拿督,發現彭董還是與3年前一樣熱情,但又多了一分氣業家的沉穩,也更堅定清楚的闡述了全宇未來的方向。

微生物專業導入農業生技

很多人可能會以為全宇是一家肥料或是農藥公司,但其實不然,公司所掌握最根本是微生物技術。微生物大家應該不陌生,多年以來科學家對其研究和掌握也越來越深並應用到我們的生活中,像是用於分解的酵素、發酵釀酒的酵母、有益身體健康的益生菌等都是常見的應用,而全宇便是專攻將微生物應用在農業肥料上。然而很這並不是很容易的任務,試想要在千百種微生物中找到符合需求的一兩種微生物有多困難?除了菌種篩選以外,還要有保存、量化活化、產品化及試驗能力,才能成功推行產品上市。為此全宇和馬來西亞油棕局、農科院及國立工藝大學等專業機構長期進行多項合作交流及共同開發產品,以期維持公司的研發競爭能力。搭上綠色農業趨勢 生化複合肥優點多全宇目前大部分的營收大部分是生化複合肥料和少部分的化學肥料,以肥料的原料來分類的話可以分為化學肥料、有機肥料及生物性肥料3種,以提供養分的數量來看又可以分為單元肥和複合肥兩種,顧名思義目前單元肥只提供某一種養份要素,複合肥則可能結合一種以上不同的化學物質甚至有機物或微生物製成。其中化學的單元肥料因為價格便宜而且效果迅速仍為目前主流的使用肥料,然而或學肥料和單元肥料常因為使用的便利性而有超施的情況,不僅降低植物抵抗力,也會破壞土壤成份造成酸化,長期下來會對自然環境造成無法彌補的傷害,農作物也會因此產量降低。因此近年來有機肥及生物肥等對環境影響較小的肥料開使被重視,而複合肥因為養份含量高、配方多元和可以降低施肥次數等優點讓越來越多人開始採用。全宇的主打的生化複合肥料正是結合了微生物、有機原料和化學原料而成的獨特產品,不僅可以提供作物足夠的養分,微生物和有機原料更有控制病菌、改善土壤特性的優點。然而要把微生物和化學即有機物結合在一起並維持其存活是非常困難的,這也是全宇的獨到之處,公司憑著多年投入開發了獨家的「生物安定肥技術」,可將微生物與化學肥料、有機質做有效的結合並能有效阻絕微生物和化學肥料的直接接觸,避免微生物受損以確保微生物之功效,也成了全宇的核心競爭優勢,相對較高的技術門檻也是公司絕對的競爭障礙,目前全宇也是生化複合肥料市場中占有8成市占率的龍頭廠商。

預防病蟲害絕佳優勢 鎖定政府及大型民營企業

油棕是馬來西亞最大比重的農業項目,其果實可以用於榨油而且為世界上生產效率最高的作物,目前馬來西亞的肥料有超過8成都是使用在油棕這項作物上,產值非常可觀,也因此全宇投入了非常多的心力在油棕市場。雖然全宇的產品目前僅占整個馬來西亞肥料市場約4%的市占率,但公司的產品不僅環保而且含有微生物特性的肥料在未來成長潛力非常可觀。最好的例子就像是近年馬來西亞油棕受一種稱為靈芝病的真菌感染危害,一旦發病的話會造成油棕減少80%以上的產量甚至死亡而且發病率高達20%,為此全宇便與馬來西亞油棕局共同開發出可以控制靈芝病的Hendersonia內生真菌並推出Gano EF肥料,使用以後可以有效預防靈芝病,未來公司也會持續開發針對病蟲害防制的產品,這也將是全宇生化複合肥料最大的優勢。如前面所述,由於生化複合肥料具有環保和防治病蟲害的特性,因此也成了政府的重點合作對象,多年來不只共同開發產品推廣,政府的轉投資單位也是公司最大的銷售對象,像是全球油棕種植面積最大公司之一的FELDA便是公司的客戶,另外大型的民間機構像是IOI集團也是全宇的客戶,光是政府單位和大型民營企業這兩類採購力龐大的客戶就佔了公司超過8成以上的營收,也讓公司的營運動能非常穩定。

複合肥料成長穩定 其他運用領域潛力大

可能有人會好奇,像全宇的生化複合肥料如此多好處的產品為何沒有襲捲化學單元肥料成為主流?其實並沒有那麼簡單,首先是栽種習慣的問題,長久以來的使用習慣會讓栽種者不願意冒險嘗試新的產品,而且短時間內棕櫚從業者也還不會感受到化學肥料的缺點而願意改變;其次是公司產品的優點非常需要時間展現,因為油棕是生長期長達25年的經濟作物,從種植到結果就需要2~3年的時間,8年以後才進入盛產期,當初全宇的生化複合肥料光是進行認證就花了5年的時間,因此對終端使用者來說要看到成效都得花5~6年的時間,儘管公司在2008年拿到許可後就開始努力耕耘客戶,2011年已經獲得不小成果並放量出貨,但占整體肥料市場的比重還是偏低,需要更長的時間才能提高公司產品的市場地位。也因此全宇一開始便選擇了政府這個大客戶進行推廣,因為政府機構正是最有力道的推廣者及領頭羊,在這些單位的帶頭使用下,未來小型栽種園及零售商導入的速度也可望加快。除了肥料以外,全宇的微生物技術其實還有很多可發揮的空間,像是公司近年的研發項目中便有一項是專攻產業副產品降解的微生物混合菌種,因為油棕在榨油後會留下大量難以在大自然中降解的空果串,會造成環境汙染,因此全宇便運用自身技術開發出可以降解這些廢料並將其轉化為有機肥用料的微生物菌種產品,期望可以在油棕產業的下游也占有重要地位。

 

營收穩定成長 掌握趨勢潛力大

近年全宇的營收其實都有維持穩定成長,但伴隨著馬幣貶值的影響,財報換算成台幣以後顯示成長停滯,不過近年在營運調整下公司的毛利率都有不斷提升,也帶動公司的獲利能力,去年創下4.3元的佳績。放眼未來,全宇掌握了關鍵的政府部門訂單,營運動能有非常穩固的基本盤,再加上生化複合肥的市占率可望不斷提高,全宇在這塊領域的龍頭地位也可望搶到趨勢中的最大利益。

關聯關鍵字: 全宇生技 農業
意見
反應